Tuesday, September 05, 2006

警愓

今日又驚見本院上蘋果日報,這次可和上次的乳房事件不同,這次竟然是頭版頭條。
你能想像嗎“不舉夫勸妻找一夜情“,這是一宗醫療糾紛,記者所下的標題呢。

每天手術,身為專門技術人員的我們,即使是所謂的大師,即使是再小的手術,即使是作過上千次的手術,有人能保證每一次的結果都完美嗎?有人能把併發症的機率降到零嗎?答案當然是不可能!看看報上自己的好同事相片就這樣大擺在頭版,我很難過,我敢說,以我和他的認識,從學校到醫院,他絕對是好醫師,在學問上,在技術上,在態度上都是。他是那種我會推荐給我的親人的醫師啊!我回頭看看這些年來大大小小手術所開出來的併發症,不知有多少,幾乎各種情形我都碰過。我是不是該慶幸,我遇到的都是善良的病人,讓我能全身而退,繼續作我該作的事。

這個事件有無疏失我不了解。以病人的立場而言,那六項要求好像很合理?(醫生手術所產生的後遺症,當然要醫生善後,免費照顧一生所有相關的問題)但就醫生的角度而言,如果這樣的要求是合理且必然成立,那麼,如果每個外科醫生都很勇敢地作每一種該作的手術(不管這種手術的併發症比率高低),是不是應該在事先就將併發症發生後所衍生的醫療費用事先計算出來,分攤在每次手術裡面?(或者是要保險,請保險公司計算吧)否則,一百台手術只要有一台出併發症,這台併發症如果衍生出一百倍的費用,那麼,這個費用就該先加在每一台手術中,否則,醫生豈不賠不完?

文獻或教科書上所寫的手術併發症比率,即使再低,也不表示併發症如果發生就是醫生的不對。外科醫師沒有包醫,手術也不是工廠的生產線,我們都是在儘力幫病人,何苦把醫師逼到角落,遇到每一個case都用得先考慮保護自己不涉入糾紛,那麼,就是多作多錯,不作不錯嘍!在手術前己告知可能有併發症(即使比率低),一但發生,醫師還是"錯“嗎?另外,醫療是一項不完美的科學,沒有百分之百,所有的可能被說得完嗎?

我忽然想起有些病人手術之後往生,家屬還是對醫生道謝的情景...

8 comments:

Michelle said...

柯爸,跟刀這些年,你是有良心的好醫師,盡力做就好..
這樣的新聞,譁眾取寵,打擊院方基層員工的士氣...

Anonymous said...

學長
看到這樣的新聞,不只是貴院外科體系遺憾...還有誰敢接case?每一台刀要預估併發症和被告與否,我們一直都是在幫助病人減輕痛苦!!!
就像你說的,多做多錯,不做不錯,我很認同你的觀點,這根本無關錢,而是醫師的尊嚴...

blinddoc said...

醫病關係的對立,自這篇聳動的報導開始已無法挽回了。
開一台白內障,在健保浮動點值下,醫生稅前得兩千元。
但若出現併發症,可能會賠八十萬以上。

四百倍的陰影,使我曾天真的想,
除非病患願意寫下相信我會盡全力,決不會告我的切結書,
我才敢動刀,否則另請高明;不過一切只是幻想。

如果病患小病到大醫院,要求加號,又抱怨等兩個半小時只看三分鐘
(請原諒時間必須多給嚴重的病人),
如果醫療爭議動輒見報,仇醫心態越演越烈,
醫病關係即將如大火焚燒過後的焦土,
僅存灰燼,兩敗俱傷。

I'm afraid naive doctors will quit in the near future.
Of course the media will never be afraid.
Long live the media!

Paul said...

1. 回復視力的白內障手術只值2000?!
2. 今早門診,一位動靜脈廔管栓塞手術的病人的女兒,一個早上衝進來三四次,一直說:
"我父親只是要回來看個手術後的傷口,等了一個多小時了...要不是附近沒有別的醫師,我也不想來這裹..."
我說:你想先看?是不是要先問問外面排隊的病人?

心想:(你不感謝我救回你親人的廔管也就算了)

當然,輪到他父親時,我該看的,聽的,該講的一句也沒有少。畢竟,女兒的令我反感,不該轉嫁到病人身上。

可能,她陪她老父來看診己經很不耐煩了吧?她不會了解,廔管塞住的痛苦無奈吧,處理廔管阻塞的困難,常然也不會對她眼前這位醫師表示尊重嘍。大醫院每天不拒絕地處理突發的問題,變得這麼理所當然嗎?

Michelle said...

直接叫家屬幫她的令尊大人掛VIP門診吧!!
專人服務不是更好?
各家醫院大都有提供VIP,就是讓這些時間比金錢重要的患者看的~
捨不得花錢,又要求別人讓她先,這種家屬最ooxx...
這也是我喜歡在刀房的原因,不必面對這樣的家屬!

saoriwu said...

沒有一個醫師希望自己的病人發生併發症的
可是人體不是工廠做出來的,有些病人的身體結構就是跟一般人有點不同,然後醫生也不是機器人,就連我開簡單的切除手術都不可能保證每一台傷口都縫的很完美漂亮了,更何況是開你們這些更大更複雜的刀

Anonymous said...

某個醫師很感慨的說了一件他自己的親身感想,他是國內顱內血管瘤栓塞的前驅,當初沒有健保時,一個手術需要自費幾十萬,術後病患家屬都非常感謝,所以他常常收到花,現在他們爭取到健保幾付,病人似乎以為這個治療是理所當然的,他已經很久沒收過花了!

Anonymous said...

希望你的病人都是良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