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04, 2007

AED自動化體外去震顫器

(圖出自http://www.chainofsurvival.com)
前些時候發生的歌手心臟病發身故的新聞,佔據了好幾天的新聞重點。

相信,像這樣情形因為心因性疾病發作,倒地而猝死的數目不在少數。在台灣,真的如果發生這樣的事情除了等救護車來,送到醫院急救之外,沒有任何改善的空間嗎?

突發性的心臟停止(cardiac arrest), 要能救得回來,重點在於"存活之鏈“Chain of survival:
1.Early access﹣快速地幫忙,求援
2.Early CPR﹣快速地作CPR
3.Early Defibrillation﹣快速地作心臟電擊(去靂顫術)
4.Early Advance care﹣送醫作進一步的治療

CPR大家都知道,我想,也有不少人受過訓練,有概念了吧。
至於心臟電擊defribillation可能就比較少人注意。由於cardiac arrest中有一大部分是VT心摶過速或是Vf心室震顫,而這種心律是用電擊就可能回復正常的。所以,現在的急救就是強調在電擊器可以取得的情形下,使用電擊來回復心臟的跳動(心不跳,你一直CPR能撐多久呢?)
在醫院使用的電擊器當然比較複雜,功能多。AED (Aotumo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的設計就是讓不是醫生的人,在急救的第一現場,能夠很快速的就只要1.按開關2.把兩片電擊片按圖示貼患者的胸前3.聽語音指示按下電擊開關,就有可能把心律不整電回正常而救一命!如果沒有這個東西,一路作CPR到醫院再行電擊,那來得急嗎?基本上就是DOA(到院前死亡)了吧!

在國外,有些機場或火車站有這種設備,或是救護人員帶著這種設備,在第一時間搶救生命。曾有人在航班上心臟病發作,就是靠護士老婆和空姐CPR並使用這東西撿回一命!在台灣有沒有這種東西,或是有多少人清楚這東西,我不知道。可能有些救護車內有配置吧?不過,我可從沒有公共場所看到過。

不過,我想到即使有設備,現在有人在你面前心臟病發倒下,你會作CPR嗎?(縱使你有一身功夫,有可能面還是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更不用說使用AED去"電"人!萬一救不回來,豈不被誣賴是電死人的元凶?台灣的法律並沒有為善意的急救施救人除罪。我想,這是一個大問題吧。

如果想知道Defibrillation在急救的重要性可以參考Circulation的2005年AHA對CPR,emergent cardiac care的guideline電擊的章節。

8 comments:

paobearden said...

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在美國 現在新的CPR guideline 是要做呼氣兩次 compression 30下(100 compressions per minute) 目的大概就是希望能有AED的效果 I guess.

paobearden said...

Hello,
It's me again. :)
我是要跟你講一下 我最近看電視有一個報導 在心臟病發昏迷時 到醫院時馬上降低病人的體溫到華氏80something 90度左右 可以降低病人的腦部傷害 有人真的因此腦部沒有受傷而復原
不錯 eh?! What do you think?

hbrk55 said...

我看了除罪一詞的link,非常有趣。 對我們的固有文化,可以是一個衝擊。

Lukas said...

AED的語音指示都是英文,除非有出中文語音,不然在台灣要推廣這個應該還有很大的困難。

關於現在在美國的First Aid的新的操作方法,我在一月份有簡單寫過一篇簡要的報告(http://lifeinmoseslake.blogspot.com/2007/01/first-aid-training.html),真的是有很多操作都和以往不同,也簡化了許多。

至於除罪的問題,文化差異的確是一個很大的障礙。在台灣還是講求情理法而不是法理情的社會風氣下,就算是有這麼一條法律,還是難免會讓人有覺得對施救者保護不夠的擔憂。就算是檢察單位不受理不起訴,萬一病患家屬仍心有不甘,一天到晚去家裡或是工作地點抬棺撒冥紙,試問有誰受得了?

再進一步說,在大多數人對Good Samaritan Law沒有認識時,施救過程前後,旁觀的人的議論再加上沒有水準的記者,很容易把整個輿論導向施救者施救不當的方向去。在這種風氣未除的情狀況,就算是我在美國受過相關訓練這麼多次,還是會卻步不理吧。

Moo said...

Moo也敎CPR
經手的學生大概超過5,000人了
會敎AED,但也只是敎與示範
一來AED太貴,經不起順手牽羊的國情
二來,每次敎CPR,一定會有人說,遇到了即使會也不下場...

jung said...

 最近的日劇[空姐培訓班]裡面對於電擊設備AED的使用與訓練有著超詳細的介紹,剛巧看到您的文章,才隻道原來這是個不止存在於飛機當中的設備.

 記得她們在飛機上使用設備的三個空姐會高舉雙手輪流說『我沒有觸碰病人,也請你不要觸碰病人』,感覺很妙,不知道真實的訓練是否有這類的口語敘述呢?

 經常來看您的文章,吸收了不少知識,感謝~

cato said...

您在網路上曾對「自我咳嗽急救術」發表過意見:
http://hospital.kingnet.com.tw/essay/essay.html?category=道聽不塗說&pid=16467

上個月的「台灣醫界」雜誌第28-34頁提到「咳嗽魔術」(請見第30頁),不知您有何看法?

Anonymous said...

真希望能早一些讀到你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