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02, 2006

value



昨天中午下診後急奔松山機場,飛到高雄。趕到高長,參與了一台手術後,晚上的飛機趕回台北。好久一段時間沒有搭國內線了,現在國內線已經沒有餐點,上了空中後,空服發了一包飲料,隨即降落。

一天之中來回,在現在,除了飛機以外,別無他途。但是將來呢?眼前各家航空公司所面對的立即挑戰就是高鐵的競爭。在將來,如果油價再升,高鐵營運,國內航線如果要有競爭本錢的話,cost down是勢在必行的,到時,裁員的會是誰呢?
忽然,我為那些穿梭在走道上的美麗身影擔心。如果短短的行程,連發飲料都不必,不就省下飲料錢?同時,如果連空服的人事費都省下來(或許三人省成一人,或都撤掉),一天下來,省下的人事成本豈不可觀?


不管是在哪一個行業,我們都不希望是那一個在裁員,在cost down時最先能被犧牲掉的那一個。也就是說,自己必須要有自己的價值,只要有價值,即使是在原行業沒有被重用的機會(比方原公司業務內容調整等),也可以帶著一身的技藝到別的地方,同樣為人所需要。如果,自己會的東西是具有高取代性的,是容易的,是創造不出高價值的,那麼,就要有心理準備...

我們都不希望成為可被取代的,對吧?

1 comment:

michelle said...

看過地球是平的這本書了嗎?律師,會計,軟體工程師都能給中國或是印度了,更何況一般性質的產業...西進會是趨勢,一股潮流,連對岸新成立的醫院頻頻向台灣醫療大老重金挖角,可想而知,value並非來自不可取代性,而是企業錢潮導向為主!
ps.晴空萬里,飛機拍得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