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5, 2006

多少人在開刀?

對於沒有進過開刀房的人,也許不清楚一台手術是團隊合作的。(當然,外科主治醫師是負全責的人)

除了麻醉科的兄弟姐妹外,外科這邊要有幾個人呢?

一個主刀的醫師(主治醫師)

一至二個助手;可以是住院醫師,也可以是醫事助理。功能是幫忙使主刀者看到要看的部位,幫忙完成要作的動作。具體的動作如下:
1.拉鈎
2.抽吸血水
3.拉線
(如果是小刀,可以只有一個助手,如果是開腹,開心或是其它大刀,通常有兩個助手,至於三個助手的刀,現在己經很難見到了吧...)

一個刷手謢士(意指刷手,穿了無菌衣在手術台上)
主要是架線,遞器械

一個流動護士
主要是在無菌面外,隨時聽候需要,準備器戒,材料,拿血,備藥,連絡...等等.也就是在手術台下,作一切支援的工作。

少一個或兩個助手;議士不是專科的, 而是別科輪替來的,或者只是個工讀實習生,手術還是得作,對不對?時間慢些,不精準些,流血多些,主刀醫師累些,併發症多些,如此而己...

手術,並不是一個外科醫師就可以完成的。助手,護理人員的功勞實不可忽視。只不過,在現代現實狀況下,人力越來越緊縮的情形下,如果你知道,你的手術是主治醫師一個人在唱獨角戲,你會有何感想呢?

8 comments:

white said...

我想你還是會把它做到最好吧!多虧有像你這樣負責的醫生,是病人的福氣,辛苦你們了。繼續加油,小女子在精神上支持你。

LJ said...

在下是Retina Surgeon
手術中常在關燈暗室下進行
雙眼盯著手術顯微鏡
雙手拿著器械在眼內兩公分不到的空間操作
無暇顧及全局
遇到不熟悉工作的助手刷手流動突槌的時候
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只有在心中@#%OX……
幾次慘痛教訓後
沒有可信賴的團隊不開複雜的手術
畢竟我們要面對病人和家屬
而病人要獨自承擔手術的結果
還好我們的手術不像你們那麼急迫
和一軍一起開刀是享受
遇到雜牌軍只有一起下地獄
只是在醫院對外高唱願景對內精算成本的醫療環境下
我們只有自求多福了

LJ

Lukas said...

醫事助理是什麼?CMA(Certified Medical Assisant)嗎?

我個人覺得台灣的主事者還是在以中小企業經營者的觀念在看待醫療,還是在以用最少的人做最多的事來要求各級單位比照辦理,而沒有想到提升醫療品質,如減少每位醫療及護理人員的負擔,讓他們更有餘力提供更佳的照護。

我一位表哥在台灣自己開業,他就形容自己像性工作者(沒有任何歧視的意思,只是就工作性質而論)一樣。任何人想來就來,還不能說不,提供服務之後還要被上級單位東挑西扣的才拿得到剩下的收入。

加上我這陣子一直在不同的部落格上看到許多因不信任而造成的醫療糾紛,讓我愈覺得你們在這樣的環境下還能堅守岡位,真的是令人佩服。

Paul said...

LJ,
這正是我要講的
在時局越來越不好
醫院因應的措施在在都指向一個方向
越來越多的手術的進行
由一軍,二軍,臨時成軍,到“一個將軍沒有兵“的one man show
讓我在向病人解釋說“我們團隊會如何如何“,有一種心虛...

除了心情的難過外
現實的情形是:
病人(或檢查官)的要求和健保局的要求根本是相反的兩匹馬,我,要被拉向哪?

Paul said...

Lukas,
你表哥說得真好,真傳神。

你想想,一位急診病人半夜來,需要一個緊急手術,這手術應該要有一位主刀,兩位助手才能開得順。
如果,醫院的值班人力就只有一位主治醫師,其它的人力皆無(住院醫師不夠,因沒人走外科;醫事助理沒值班,因不准讓他們有加班費的支出...),我們能如何呢?
1.老實說,我們人力不夠,請轉院!("邱小妹事件?!)
2.咬牙由值班主治撐下,發揮三頭六臂,把刀開完。(結果如何...?主治醫師還有苦說不出呢!)

LJ said...

Paul,

其實左右醫院政策的是健保給付和評鑑制度
健保以資本主義企管方式日益緊縮
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如果醫病皆有共識共體時艱
我們的壓力還可以承受
偏偏又有一個理想主義不食人間煙火的評鑑制度
大家只好集體作假演戲粉飾太平
加上以消費者意識看待醫療行為
我們只有被撕裂消耗
依照評鑑制度的標準
我們的工作禁不起檢驗
依照評鑑制度的標準
我們必須有三頭六臂
一天要有四十八小時
可是人事成本佔醫院成本的一半以上
在人力增加無望的情況下
我們只好挑重點做
只求對得起病人對得起良心

如果有一天
健保給付比照評鑑標準計算成本

或者回歸現實
評鑑時依照健保給付標準評量

那時我們才可以集體脫下國王的新衣
回歸誠實的醫療

LJ

Anonymous said...

醫療環境確實已經惡劣到讓人無法想像的地步..嗨...頗能感受當性工作者的感受...雖然很傷但還是要生存..只是若以論斤計酬的方式評估醫療確實乏味無柰但病人仍舊是病人病人仍舊存在而他們仍需要我們..所以只要對的起良心我們會戰勝這惡劣的環境的...醫療界也是會有光明的一天...無奈....

Anonymous said...

最近敝院採購處決定要停用進口的guidewire,改用國產的仿冒品,因為國產品便宜100元,完全沒有徵求敝小科醫師意見,唉!錢是醫院收的,萬一病人出問題,責任是醫師要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