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7, 2006

生命力

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知道有一位馬凡氏Marfan syndrome的病友假日在華納威秀作著街頭演唱。她很年輕,雖然半盲,即使經歷了2005年一場升主動脈瘤加主動脈瓣膜置換的開心大手術,和她的同伴,在街頭以優美的和聲吸引了圍觀的人群。

我不得不佩服朱醫師的巧手神功,那麼重大的手術,他的病人恢復得那麼好,胸前那一道長長的刀疤,好像只是一個生活的記號,真的只是記號。如此優美的嗓音,樂觀的生活態度,和當初我在加護病房看到的她,完全連結不起來。先天性的疾病,無法避免的主動脈膨大命運和多重的殘疾,一般人很難想像吧?
好多好多的人怨命運不好,抱怨著老天不公平,比起太多太多的人,我們是命好的一群,我們應該感謝。
在醫院中我看過太多的疾病殘缺,看得越多,越慶幸自己的幸福...

2 comments:

michelle said...

嘿~~柯醫師
你這篇文章很棒喔!!
朱醫師開刀的技術真的很棒,你也是啦,不同領域的翹楚!
明天就去跟朱爸說他的病人現在過得很好

TSUBASA said...

朱醫師已經被叫朱爸了啊?當我在實習醫師時,他還是算年輕的主治呢。

跟他開過一台PDA,與當時常跟張院長的刀比較起來,如果說跟張院長的刀像在大風雪,跟朱醫師的刀感覺像是禮拜天在公園曬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