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19, 2006

競賽

我很少會在手術室等著病人,盯著病人被麻醉,以最快的速度直驅病灶。今天,我在搶時間。
病人是在下午三點多來急診。昨晚就腹痛,到了地區的醫院,沒有特定診斷,直到今天下午作了電腦斷層,發現是主動脈瘤破裂,轉送到我們醫院,病人來時血壓七八十,脈搏跳到一百三四十,不過,神智還是清醒的。這個疾病,一旦破裂,即使開刀,死亡率是在五成以上的!我知道一分一秒都不可以現浪費了。
跟病人,我說“待會要開血管了,交給我吧!“
跟他的兒女,我說“我會盡力...“


“我好冷“
“我可不可以睡覺“
是我們將病人移到手術枱上時他喃喃地唸著的話。這時,我真的會緊張,我知道生命的能量在消失中。

在血海中,我一度覺得這枱刀開不完了...我手真的會抖,我心裹想著:我作我該作的,你要加油!
病人在跟死神賽跑,他,己經輸在起跑點上了,還要大家都加把勁。

腦子裹,我不時地閃過最近作的一些主動脈瘤手術困難的部份。我覺得,我真的是幸運。我又再一次覺得我真的是好幸運。我要到的地方都到了,要縫的也都縫了,而且很快。其它,還是那句,你要加油!

主動脈控制住後,血壓穩定了,至少病人可以到下一站,加護病房,繼續這場生死的競賽。我沒有把握他能不能跑贏,至少,我們都還有希望,加油。

5 comments:

Y. R. 言念平 said...

謝謝你。

michelle said...

你太棒了
聽說你這台刀開不到三小時
病人和醫者完美的配合,兩個人都在盡力!!

paobearden said...

I really enjoy reading your blog. You are a good doctor. :)

Anonymous said...

我說“待會要開血管了,交給我吧!“
跟他的兒女,我說“我會盡力...“
''''''''''
好窩心感人喔

Anonymous said...

如果我碰上了這樣視病如親的好醫師
即使最後是最糟糕的結局
我一定會帶著感恩的心情離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