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02, 2006

急診滿了

早上進醫院時,一如往常,人山人海,就好像是週年慶的百貨公司般熱絡。
走到中央藥局前。哇!等候拿藥區旁的空間上己經擺滿了三排的推床,藥局通往病理大樓的走道旁也擺了一排推床。所以,我要閃過一堆病人留觀的推床才能走到我的病房。
我那時就想,我如果是病人,生了病,躺在大廳中央留院觀察,或是等住院床,可能打著點滴,可能著著睡衣,可能傷口或病灶還在作著治療。我在想,身體都生了病了,在這樣的環境下,心理不更受傷?

不說身體的傷痛能不能有最好的照顧,心理的尊嚴又擺在哪裹呢?

我不認為這是合宜的處置。但是,身為醫療的供給者,醫療資源有限的情形下,我們又能給什麼呢?就好像,我每個開刀日開到五點,常規的手術還沒作完,必須往後延,身為手術醫師,我還有其它更好的方法嗎?對病人的治療並不是我願意花時間就成的,而是要各種軟硬體的配合啊。

2 comments:

Y. R. 言念平 said...

急診室是救命而已-哪管得到給病人尊嚴啊。

住醫院就是抽筋剝皮流血,這又有啥尊嚴了﹖

醫生病人都灰頭土臉的,沒啥尊嚴可言的啦。

hbrk55 said...

健保的醫療,給民眾的醫療是陽春麵的水準。 即使我們想給病人牛肉麵,這個社會還付不起。

明明喝湯就可以的來要陽春麵,該吃牛肉麵的偏偏只有陽春麵。

不過,貴院的陽春麵(指的是給病人的醫療服務),已經是全台灣料理得最好的了,所以大家喜歡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