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6, 2008

根本

這次在從美回台的機上閱讀的雜誌,商業周刊第1096期,提到了一個台大朱敬一教授說過的小故事:

“九六年行政院教改會議,邀請一位台大教授前去演講,演講後某一位意識形態僵硬的教改委員想逼表態,問到:「×教授,你所描述的教改目標,是要把我們的小孩教成台灣人還是中國人?」在場所有人十分錯愕。但這位教授回答:教育的目標是要教我們的小孩學會做「人」,學會做人之後,他自己會選擇要做台灣人或中國人。”

說得真好!作人不是最根本的事嗎?

我提醒自己不能忽略,醫生的根本就是要救人,不是跳過根本去寫paper,也不是當主任,拼教授...

6 comments:

Shen said...

被逼問的教授真是妙答

huiru said...

小柯柯醫師.您的文章總讓我有特別的感想與收穫.引用一下內文到我的部落格.除了談醫師工作.我也聊一下護理心得.在崗位上.只求盡心.毋忘"初衷"
http://www.wretch.cc/blog/huiru4/10748510
居家護理-惠茹

Anonymous said...

說的很有道理啊!當一個醫師的最根本,應該還是要救人;但不曉得為什麼,這麼重要的東西漸漸被忽略,反而是研究,升等這類枝微末節的事情成為大醫院醫師的生活重心.

在水裏游泳的魚兒常常感受不到水質的骯髒.總是要想辦法透出水面吸吸氣,才能讓視線更寬廣,更開闊!

陳映瞳

ㄚ晟 said...

在地ㄚ晟這次有幸入圍『藍眼關注』,感謝各位長期以來的支持。既然入圍便需要您的選票來肯定。請您不吝的投下這一票,幫ㄚ晟爭取更高的榮譽與分享的動力,謝謝您。
http://notebook-it.blogspot.com/2008/12/blog-post_06.html

Rian said...

你好,我是台灣科技大學的學生焦良偉,目前再做血液透析廔管的相關研究,無意間逛到你的網站,我的方向是希望將來能開發出一項以基本聽診器就能判斷血管狹窄程度的醫療器材,所以希望能獲取醫生們的相關經驗來讓研究更確實。不知道醫生你在以聽診器初步聽診病患血管時,是否有什麼樣的經驗法則告訴您病人的血管可能有淺在的狹窄程度了呢,謝謝醫生您的分享。

Paul said...

可以給我email,很樂意進一步討論。
pojenko@gmail.com